第七百二十章 高层的古怪-彤山煮茶


<output class="gigc"></output>
若夏文学网 > 走阴夜话之打更人 > 第七百二十章 高层的古怪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七百二十章 高层的古怪

        确定了前往刘湘墓园的人选之后,空桑拨通了刘清泉的电话。
       &!&
       随着1阵忙音之后,电话被接通:
       “喂?刘部长,清溪道长有将情况跟你说明了吗?”
       刘清泉的声音里似乎带着1丝疲惫之色,许是没有睡好:
       “是的,我也刚刚准备跟你打电话来着。”
       “我的人都已经散出去,开始调查人面大疫了。”
       “不过,你别担心。刘湘墓园,我会亲自过去1趟。”
       空桑1愣:
       “你的意思是,你在刘湘墓圆那边和我汇合,是吗?”
       “不错。”刘清泉解释道:“另外,还有教会的段成主教和大慈寺的清慈主持。”
       挂了电话之后,空桑看着手机,眼中露出1丝奇怪之色。
       p
       人面大疫,非同小可。
       按道理来说,作为成都应对怪力乱神的核心力量,分部长刘清泉、教会大主教段成、大慈寺清慈主持,这些应该都是要在核心位置指挥众人,不至于乱了手脚。
       自己说到底,只是去探查1个陵墓。
       这些人却如此兴师动众,是不是有些太过夸张了?
       如果,领头人全都调查陵墓方面的问题。
       那么,1旦人面大疫忽然出了问题,谁来解决呢?
       正思索的功夫,清溪道长又重新走了过来。
       “小友,青羊宫这边,也着实离不开人,我便自己和你去1趟吧。”
       空桑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只是这个“也”字……
       &!&
       那就说明,清溪道长已经提前知道了,刘清泉等人会全部都去刘湘墓了?
       念及至此,空桑不禁问道:
       “观主,青羊宫现在的情况比较严重,不算我这边的两位成员,就已经有9名道长,全都感染了人面大疫。”
       “观主……不用留在青羊宫,主持大局吗?”
       清溪道长却摆了摆手,说道:“这里有道医在,还有几位道行不亚于的我同辈。”
       “青羊宫上下,是能够应付的来的。”
       眼见清溪道长这么说了,空桑也只能点点头:“好,那我们半个小时之后出发。”
       ……
       清溪道长离去之后,空桑看了看房间外。
       确定没人之后,关上房门立刻说道:“王磊,你留下。”
       读者身
       王磊眉头1皱:“你是担心这边……”
       空桑沉着脸:“太奇怪了,佛门、道教、天主教会和曾经的善恶司分部长,竟然选择1起去刘湘墓。”
       “1个两个也就罢了,这么多人1起,要么就是那里真的有什么秘密。”
       “要么就是……这人面大疫,可能和他们有所牵扯!”
       “所以,我们去的人数不能多。”
       “胡大姐有风水易数的能力,关键时刻,可以带我们离开。”
       “大呈子有蝶翼在身,又是战斗力最强,配合我的话,应也不惧他们。”
       “但是,这里必须再留下能战之人。”
       “保险起见,你先在房间这里,布置好僵尸,以防万1。”
       王磊点点头:“放心,我心中有数了。”
       身
       姜雪婵也说道:“既如此,我便在房间之内,也做1些布置。”
       “如果青羊宫真的出了变故,也能有牵制的时间。”
       “好,就这么定了。”空桑说着,掌心出现了几个扎彩娃娃,分别跳到了每个人的肩膀上:“如果有变数发生,就用扎彩娃娃,彼此联系即可。”
       ……
       半个小时之后,空桑等人刚刚离开青羊宫,便看到有车辆停在门口。
       “你好,空桑先生,我们是分部长喊来的。”
       司机简单介绍了1下。
       空桑点点头,和众人坐在了刘清泉安排的车辆之中。
       至于清溪道长,则是独自1人坐在后面1辆车内。
       坐在副驾驶后面的空桑,通过车辆内的后视镜,观察着司机。
       读者身
       却见司机看上去,状态平平,似乎也不是什么清修之人,便问道:
       “司机师傅,请问,你也是善恶司的人吗?”
       司机笑了笑:“勉强算吧。我们之前是属于后勤部队的。”
       “刘清泉部长,本身是刘氏后人,在成都产业比较多。”
       “所以,便自己出资做了1个后勤部队。”
       “我就在平常紧要时候,给你们这些特殊人士开开车,送你们到目的地就是了。”
       空桑见状,心中1动:
       “我曾经也接触过1些分部长,他们基本上都是高高在上的,和下属之间的关系似乎也不是很好。”
       “不过,听你的口气,刘清泉部长似乎很亲民,你们和他的关系似乎很不错?”
       司机并未察觉出空桑话语当中的试探,笑道:
       欢迎下载app免&费阅-读。
       “刘部长的确很好的,对待下属,福利也高。”
       “不过,这些还真不是其余善恶司部长可以做到的吧。”
       “毕竟,刘部长1直在用自己私人的钱,来给善恶司的工作人员贴补福利。”
       “虽然平日里,我们基本上见不到他,但他在给我们的薪资待遇上,应该比其它的善恶司分部要高很多了。”
       空桑见状,立刻问道:
       “哦?我还以为,这么受人爱戴的部长,会是1个事无巨细,亲力亲为的人呢。”
       司机哈哈1笑:
       “部长可是有部长忙活的事情的,怎么可能什么事情都亲力亲为呢。”
       空桑点点头,不在说话,
       1旁的胡文俊、赵悦呈对视1眼,心中也大概有数了。
       读小~。说a~p-p——p>
       这次前往刘湘墓,刘部长等人要1起跟着,绝对是有问题的!
       空桑看着车窗外的景色,微眯着双眼。
       虽然领导者有很多类型,但亲力亲为的领导,本身在高层管理当中,就比较少见。
       如果说平日里,刘清泉就是这样的作风,倒也就罢了。
       但根据司机的陈述,他显然不是这样的人。
       那么,突然在这件事情上,从1开始就紧跟而来,理由就应该不单单是分部人手不够了。
       毕竟,按照司机所说,虽然善恶司总部给到成都的指标在这里,可架不住刘清泉自己有钱。
       只要有钱,又是在自己的大本营,想委托1些高手办事,并不困难。
       偏偏……从酒店刚开始,出现了侍应生突然死亡之事。
       到现在,刘清泉要亲自前往刘湘墓。
       小<说
       甚至还在这件事情上,拉着大慈寺、青羊宫和教会,那便太过不寻常了。
       尤其是教会!
       目前天主和新教两个派系还在内部争斗,再加上开膛手内部的暗杀,段成主教如何有这个精力,来插手这件事情?
       看着身后紧紧跟随的那辆车,空桑心中不禁在想,既然出现了周玉书的亡魂,是不是意味着,作为刘氏之人的刘清泉……也在其中有做手脚?
       ……
       片刻之后,车辆停在了刘湘墓门口。
       刚下了车,空桑3人便看到段成主教、刘清泉和1名面目和蔼可亲的老和尚,已经站在那里,似乎等候多时。
       清溪道长也下了车,拂尘轻挥,笑道:“诸位倒是来的挺早。”
       空桑见状,眼中露出1丝疑问之色。
       这话听着……这几人彼此都很熟悉?
       作为分部长的刘清泉和清溪道长,清慈主持彼此互相认识,他还能理解。
       但是,段成主教可是自己说过,自己刚刚上任没多久,怎么和清溪道长等人看上去……也十分的熟络?
       刘清泉看向空桑:
       “空桑,今日之事,就麻烦你了。”
       空桑摇摇头:“部长客气了。”
       此时,刘湘墓园似乎已经清场,里面并未见到任何客人。
       门口,有被专人用护栏,进行了封锁。
       当空桑踏入大门之后,便不禁眉心1皱。
       此时尚未到了晚间,只能算是下午而已。
       但是……这墓园当中,却已经有了相当阴冷的感觉。
       ~ap~>~p。,
       空桑不动声色,和众人穿过大门,来到了3洞门大道上。
       看着沿途所过的那些柏树,1根根参天粗壮,生命力似乎有着异于平常的往生,不禁有些好奇。
       “这些柏树,莫非有什么来历?”空桑不禁问道。
       刘清泉1愣,旋即笑道:“这些柏树,都是当年张群、张澜等人,亲手种植的。”
       空桑露出1丝诧异之色:“当年的兵工署署长?”
       刘清泉不禁道:“没想到,空桑竟然连这个都知道。”
       空桑点点头:“大学专业就是这个了。”
       说着,空桑刻意地走快了几分,胡文俊和赵悦呈紧随其后。
       赵悦呈低声问道:“那张群、张澜是什么人?”
       空桑解释道:“你可以理解为,当年,他们也是4川1手遮天的军政人物。”
       &,
       “难怪,我感觉这3洞门大道,有股威严之感。”
       “这些柏树,都是被那些身负气运之人种植。”
       “久而久之,自然会改变这里的磁场。”
       胡文俊也悄悄说道:“我刚才粗略观察了1下,这里的风水布局,本来是极好的。”
       “但似乎因造人破坏过,所以……气运有了泄露。”
       “这种泄露就好像漏水的水池,看上去似乎问题不大,但久而久之,便会呈现干枯之相,这可是凶兆!”
       空桑点点头。
       这里靠在武侯祠、刘备墓的周围。
       原本在布局和气运上来说,自然是极好的风水宝地。
       但是,因为红卫将这里破坏过,虽说后续做了修补,但最关键的刘湘尸骨却是尸骨无存。
       &!&
       如此1来,这座墓园,严格来说就只是衣冠冢了。
       因而,这种大军阀的墓园,本该是恢弘、威严,而不会有阴森宵小之感。
       可失去了尸骨,衣冠冢承载不了这么大的磁场气运,自然就会有平衡被破的风险。
       而在风水上,虽说吉凶之间,并不是简单划分。
       但这种长达数十年的泄露,此地的风水,自然也会出现相当大的变化!
       也就有了,刚进门之时的阴森感觉。
       可以说,若不是还有那些柏树镇压,这里的气运恐怕会泄露的干干净净。
       到时候,常人来这里次数多了,甚至会伤及身体。
       身弱之人,更有可能诸事不顺。
       很快,空桑等人来到了阙坊。这牌楼式的建筑上方,还有这“永念忠勋”、“英姿飒爽”两块牌匾。
       左右两侧,且有两座碑亭。
       考虑到风水问题,胡文俊上前看去。
       却见碑亭之内的碑石上,分别是《国葬令》和《褒扬令》。
       1时间,胡文俊倒是没有从这里看出过什么破绽。
       身后,清溪道长等人,也逐渐走了过来。
       空桑环顾4周,却是眉心1皱。
       为什么……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赵悦呈忽然说道:“空桑,这石碑和牌匾,是不是都是历史名人留下的,不是后人补足的吧。”
       空桑1愣:“那是自然的。”
       赵悦呈便指了指那块“永念忠勋”的牌匾:“那我怎么觉得……这牌匾看上去,有些太新了?”
       小&说pp,app。
       空桑立刻抬头看去,顿时瞳孔1缩。
       果不其然,牌匾就仿佛是刚刚挂上去的1样,别说破损了,就连点灰尘都没有。
       刘清泉走上前来,不禁问道:“空桑,怎么不往前了。”
       就在这时,空桑忽然反应了过来:
       “等等!这里怎么会有牌匾!”
       “这两块牌匾,早在历史当中,就已经消失了才对啊!”
       “还有那碑亭,也在红卫的破坏之下,早就损毁。”
       “现如今,怎么会完好如初!”
       小科普:
       刘湘墓的3洞门,指的便是从牌坊到阙坊的位置大道。
       说
       原本的“永念忠勋”,是国民政府主席林森所写。“英姿飒爽”,则是蒋介石所写。
       至于《国葬令》则是成都第9任市长余中英所写。
       《褒扬令》则是书法家刘东父所写。
       但是,牌匾和碑亭、石碑,都已经在上个世纪,被破坏,损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dytstf.com。

《呼啸山庄》译名从何而来?百岁翻译家这样说。
美国洛杉矶发生大规模枪击事件已致10死10伤。
云求助|四川乐山三个月宝宝除夕被烟花烧伤双眼母亲:她连痛都不会说。
广州创造多元消费空间,激发“场景式消费”新潜力。
健康过春节|过好团圆年保护家中易感人群是关键。
兔年寻“兔”|非遗剪纸“兔”报吉祥。
正月初一,大家都去哪儿了?广西这些景区人气旺!。
/陪你这一生/公子似清欢/大明最狠一个山贼/一壶老鸟/吞天大熊猫/愤怒的大熊猫。
/鬼主守护者/印空/大佬宠妻不腻/南宫妖妖/灵魂未完成的使命/庞锦雯。
/重生团宠:傅爷的小娇妻飒爆了/豆蔻儿/世世惜情/迷迷怳怳/怜之语/松与枫。
/绿毛羊的罗曼史/遗忘之地相关教师对上一阶段的教学工作进行了自我诊断和深刻反思,并制定了整改方案。
安全步行,抬头走,处处留心。
到达清扫地点后,罗湖中学社工王任静老师与社区工作人员有序的组织志愿者开展社区清洁活动,沿着社区的主干道和路边一字排开,志愿者们便积极行动起来,沿途弯腰用夹子拾捡草坪和小道上的垃圾,不放过每一个角落,把散落在地面上的烟头、矿泉水瓶等垃圾投放到自己准备的垃圾袋里,不畏脏,不怕苦,认真清理,用自己勤劳的双手美化社区环境。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